樱若乱舞

all叶党,火黑本命,梯子吹
橡皮章渣旧,换片请私信
接橡皮章定制

【all叶】医生,我不舒服[一发完]

all叶  有私设    OOC预警   渣文笔慎入  



01

 

叶修是兴欣医院一名挂名医生。

 

为什么是挂名呢,其实叶医生医术超群,曾经是被誉为教科书一样的人物,因为前不久他打算退休并宅一段时间。

 

不过兴欣医院毕竟是他一手创造起来的,在院长陈果的再三要求下,他答应在医院挂个名,有空的时候会来上班。

 

只是,明明他只是个挂名的,为什么一天到晚都有人来找他看病。

 

比如:

 

“医生,我有点不舒服。”

 

叶修打量着面前的青年。温润俊秀的面容,如沐春风的气质,得体的微笑,整齐的西装,足以用精英二字来形容。

 

“哪里不舒服?”叶修拿起圆珠笔用笔帽在脸上戳了一下,准备随时记录。

 

“我性冷淡。”喻文州声线带着轻微的磁性。

 

“……”叶修手里的笔差点把病历单戳穿,抬头瞄了他一眼,你顶着一本正经的脸这样说真的好么。

 

喻文州笑的一脸无辜。

 

“这好办。”叶修随手把笔和病历本往桌上一放,一挑眉,“我给你开点补身体的药,绝对让你重♂振♂雄♂风”

 

“其实还有一个方法。”喻文州起身靠近叶修,凑到他耳边低语,“不如……医生你来帮我检查一下吧……”

 

“这位病人,调戏医生可是要不得的。小心被赶出去。”叶修斜靠在椅背上,一手撑在喻文州胸口,试图拉开两人的距离。

 

“医生此言差矣。”喻文州轻笑一声,拉起叶修的手抚上自己脸庞,偏头吻了一下,“我只是想请医生帮我治疗而已。”

 

说着,喻文州拉着叶修的手,从脖颈向下滑动,滑过胸膛、腹部,眼见还要继续向下,叶修有些不淡定了。

 

他拼命往回拽自己的手,未果。

 

“这要是被传出去,我可会被扣上一个非礼病人的罪名!”

 

“怎么会?医生可是在亲自帮我治病,我感激还来不及呢。”

 

“我拒绝!你根本就没病!”叶修整个人都快缩到椅子下面了,手还是被拽在喻文州手里,强硬地往某处摸去。

 

“我真的性冷淡。”喻文州还是微笑着,手里的动作不停。

 

“你当我瞎的!看不出那里鼓着的是什么啊!”叶修挣扎无望,一脸眼神死的瞪着喻文州。

 

“医生,这种病,要完全体验过了才能下结论,”喻文州的声音变得有些喑哑,“既然都进行到这里了,我们继续吧……”

 

病房里响起了断断续续的喘息声,持续了很久。

 

 

后来,叶医生请了三天假,原因不明。这次检查结果,也不了了之。

 

 

 

02

 

 

“医生,我不舒服!”

 

“哪里不舒服?”

 

有了上次的经历,叶修这次特意跟病人离了一段距离。

 

黄少天看了看叶修跟自己之间的距离都能躺一个人了,心里有些不满,直接拿起板凳走了几步,在叶修面前坐下,一边絮叨。

 

“医生你这就不对了,作为一个医生,要有医德,病人都不舒服你怎么能离那么远呢,俗话说看病要望闻问切,前三项先不说,最后一项可是要肢体接触的,你这样会让病人产生不满情绪的。”

 

“我已经知道你哪里有问题了。”叶修把椅子默默向后面挪了一点点。

 

“哪里?我都还没说呢。”

 

“话唠。”叶医生言简意赅。

 

“靠靠靠,我哪里话唠了,我这叫活泼开朗!医生你这样算人身攻击啊,我都可以去投诉你了!不过我大人有大量你好好给我看病的就不去了。”

 

“那我看不出你哪里有问题,另请高明吧。”叶修摊手╮(╯▽╰)╭

 

“凭啥啊,我为了来看病特意起了个大早,又排了半天的队,你还什么都没给我看呢就这样始乱终弃啊!太过分了!”

 

这个词是这样用的么……叶修默。

 

“说吧,到底哪里不舒服。”

 

黄少天眼珠转了转,唇角上扬,伸展了一下四肢,“我前几天不小心运动过度了,全身肌肉酸痛,在床上躺了一天也没缓解,估计拉伤了,想请医生帮我按按。”

 

句句戳心!

 

前几天被♂运动过度的叶医生……

 

全身肌肉酸痛的叶医生……

 

在床上不止躺了一天的叶医生……

 

其实黄少天没有挖苦的意思,他只是想着肌肉拉伤的症状能让叶修帮他全♂身♂按♂摩♂,他也可以趁机吃吃豆腐,到时候万一一不小心擦枪走火了就不怪他了。

 

他没有想到,自己无意间踩·雷·了。(黄少天:这是队长的锅,我不背_(:з)∠)_)

 

“好的,我来帮你推拿一下。”叶修一脸纯(心)良(脏)地笑着带他来到病床前,“我去准备一下,你先在床上趴着。”

 

“好的。”黄少天后背有些发凉。

 

怎么笑的这么像队长啊,背后都冒黑气了,有点可怕啊……是错觉吧?

 

 

半晌,叶修回到病房,身后跟了一名护工打扮但气质却不像护工的青年。

 

“怎么了?”黄少天歪头。

 

“包子,按住他。”

 

“好的老大!”

 

叶医生一声令下,那个被称为包子的青年立刻扑上来把黄少天手脚按住,固定在病床上。

 

“诶诶,不是,你们要干嘛!谋杀啊?”

 

黄少天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挣扎不了了,他一脸惊恐地看着叶医生一边摩拳擦掌一边奸笑地向他靠近。

 

“别紧张,推拿这种东西,越痛越有效,为了帮你一次性治好,又怕你乱挣扎,只好先固定一下了。”

 

“!!!别别别!!我没病!真的!!我没病!”

 

“你这就不对了,明显是讳疾忌医,很多人一听到会痛就这个反应,你放心,我可是很有医德的,一定会医好你~”

 

叶修不为所动,走过来抓住黄少天一只胳膊,用力一扭……

 

 

后来兴欣医院有人传言,叶医生前几天是在帮人动痔疮手术吧,我听着一小伙子叫唤了大半个小时呢,巴拉巴拉巴拉……

 

黄少天:我委屈QAQ

 

 

03

 

 

“医生……不舒服”

 

“哪里不舒服啊?”

 

“……失眠”

 

“失眠?”叶修重复了一遍,看着面前略显紧张的帅气青年。

 

青年长着一张十分帅气的脸庞,气质清新,走在马路上回头率绝对是90%以上,这不是重点,重点他现在一脸紧张,不像是来看病的,而且青年皮肤挺好,脸色红润,也没有失眠的苍白。

 

“嗯。”周泽楷点点头,脸有些红。

 

“失眠多久了?”看到面前青年有些坐立不安,叶修当他面对医生会紧张,就把病历本放在一边,白大褂也脱了,穿着简单的家居服像拉家常似的跟他聊天。

 

“……两天”

 

“知道失眠的原因吗?”

 

周泽楷摇摇头。

 

“嗯……我给你开一点安神的药,回去试试?”

 

“……过敏。”

 

“要不我给你一棍子看看你会不会睡着?”

 

“……QAQ”

 

“开个玩笑。”

 

叶修跟周泽楷聊了很久,大部分是叶修在询问,周泽楷点头摇头,伴随着少量的回答。

 

叶修了解到,周泽楷是前两天突然失眠,不知道原因,不是因为白天受到刺激,也不是想太多,叶修一开始想用药物辅助,但周泽楷表示对安神类的药物过敏,只能在精神上进行治疗。

 

“嗯……也行,你先躺到床上来,放轻松,我给你放点音乐,再在你旁边进行心理疏导,应该会有作用。”

 

“谢谢。”周泽楷冲叶修一笑,脑门上仿佛有根呆毛在欢快的摇啊摇。

 

艾玛,颜值高了连卖萌的杀伤力都是BOSS级别的!

 

叶修用手机播放着平缓的轻音乐,坐在床前,周泽楷侧身躺在床上,面朝叶修的方向闭目养神。

 

过了一会,叶修看周泽楷呼吸平缓,打算悄悄起身,结果手腕就被抓住了。

 

“吵醒你了?”叶修顺势又坐了回去。

 

“没……睡不着……”周泽楷有些委屈,没有放开叶修的手,“牵着?”

 

有些病人无助的时候会对医生产生依赖情绪。

 

“恩,牵着吧,没事你放轻松闭上眼睛,我就在这陪你。”叶修任他牵着,另一只手撑着下巴靠在枕头边。

 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在叶修的呼吸变得绵长且平静后,周泽楷睁开了眼睛,毫无睡意。

 

他伸手指轻轻戳了戳叶修的脸,后者呢喃一声,没有醒。

 

周泽楷先是拿手机偷拍了好几张叶修睡着吧唧嘴的照片,然后慢慢下床,轻手轻脚把叶修挪到床上来,自己也躺上去,把叶修圈进怀里抱着。

 

好幸福……周泽楷露出满足的微笑,下巴在叶修颈窝处蹭了蹭,闭上了眼睛。

 

 

当天晚上叶修洗完澡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脖子上多个几个红点,恩?蚊子咬的?

 

 

04

 

 

“复查。”

 

某天,叶修无聊地在办公室里种蘑菇,刚摸了根烟准备点,就有一个人直接推门进来。

 

“哟,老韩,稀客啊。”叶修把烟夹耳朵后面,起身围着韩文清转了两圈。“嗯,看来养的不错,可以直接宰了。”

 

韩文清没理他,径直走到床边把上衣脱了,露出结实的胸膛和紧实的腰身,美中不足的是腰上缠了几圈绷带。

 

叶修走过来很熟练地帮他拆绷带换药,像是这样做过很多次了,韩文清也没有说话,就这样看着叶修,气氛意外的和谐。

 

不过这样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。

 

叶修换药中途伸手摸了一把韩文清结实的腹部肌肉,“老韩,平时看不出来,身材挺好啊,、看这腰,啧啧啧,这腿,啧啧啧。”

 

“别闹!”韩文清拍开那只不老实的手。

 

“这有啥不好意思的,都是男人,谁没看过啊。”说着,眼神瞄向韩文清腰下的部位,挑衅地笑了一声。

 

韩文清脸色开始黑了。

 

“老韩你还别不信,当初帮你你手术的时候哥可是把你看光了。”

 

叶修跟没看到似的,换完药拿下耳后的烟点燃吸了一口,喷了韩文清一脸。

 

韩文清额头一跳。

 

叶修继续不怕死的挑衅着,没有注意到韩文清的脸已经黑出天际了。

 

“不过还挺可惜的,手术的时候必须专心,哥就草草瞄了一眼。啧啧,老韩你发育的真不错,吃啥玩意长大的啊。”

 

韩文清伸手一揽,箍着叶修的脖子把他禁锢在自己面前,凑过去。

 

“可惜?”韩文清音色低沉缓慢,带有危险的意味,“那这次……让你看个够吧。”

 

说完一把将叶修甩到床上,随手掏出口袋里的手铐把叶修的手拷在床头。

 

此时的叶修一脸懵逼。

 

跟说好的不一样啊!说好的正直的警察呢!

 

不对你谁!老韩不是这个画风的!

 

手铐不是这么用的!

 

救命!

 

 

 

05

 

 

叶修觉得,世界很大,他想出去转转。

 

于是,他跟院长打了个招呼,就收拾东西闪人了。

 

 

06

 

 

过了几天,之前来看过病的喻文州,黄少天,周泽楷,韩文清不约而同地出现在叶修办公室门口,他们互相看了看没说话,神色各异。

 

半晌,喻文州伸手敲了敲门。

 

办公室的门开了,是一位面容姣好的女生。

 

“有什么事吗?”苏沐橙饶有兴趣地看着杵在门口的几位病人。

 

“请问叶修在吗?”喻文州礼貌地问道。

 

“不在诶,他有事出去了。”

 

“出去了?没听说过老叶会出诊啊?他那么宅的性格居然会出去!他去哪里了啊?去做什么?我还有事找他呢。”黄少天嘟囔着。

 

“……去哪了?”

 

“恩……去哪我也不知道呢,我只知道他是去参加学术研究会了,各位想找他请过两天再来吧。”说完苏沐橙点点头,转身回了办公室。

 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“哟,小张,好久不见,你怎么也来了?”学术研究会结束的时候,叶修才发现张新杰就在他旁边不远的座位上。

 

“叶前辈好,我是来听这次关于心脏病经典案例的讲解。”张新杰把资料整理好,伸手推了推眼镜。“没想到前辈也回来。”

 

“我好歹也是个医生好吗,混吃等死的话院长可要杀了我。”叶修耸耸肩,“难得碰到也是缘分,要不请前辈吃个饭?”

 

“乐意之极,前辈请与我一起回酒店把行李放好再去吃饭吧,那样时间上也刚好。”张新杰看了看手表,回答道。

 

叶修点点头,他们出来参加研究会的医生都住在一家酒店,房间都离得很近。

 

 

“前辈最近很忙吗?脸色看起来不太好。”张新杰观察着叶修脸上的黑眼圈,接着不经意间发现锁骨处有一个不明显的吻痕。

 

“还好吧,可能熬夜熬多了,说明哥工作很认真啊。”叶修没当回事。

 

“是吗……”张新杰又看了一眼叶修的锁骨,眸子里的光渐渐暗了下去。

 

晚饭过后两人回到酒店,张新杰以有问题想请教为理由,成功将叶修拐到他房间里。

 

张新杰先是为叶修泡了杯安神的茶,然后两人开始讨论医学的专业知识。

 

过了一段时间,叶修的语速变得断断续续,脑袋一垂一点的,眼睛也快闭上了。

 

张新杰注意到这点,动作轻柔地把他扶到床上躺好,自己先去洗了个澡。

 

当他出来的时候,叶修早已沉睡。

 

张新杰走过去坐在床头,凝视着叶修的睡脸,暖色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,脱去了平时的嘲讽,看起来单纯却诱惑。

 

他忍不住俯下身亲吻叶修的唇,然后舔了舔叶修的耳垂。

 

“恩……”叶修皱了皱眉,换了个姿势,显然睡觉被打扰了不高兴。

 

张新杰叹了口气,最后在叶修眉心落下一个不含情欲的吻。

 

“等你醒了……再跟你算账。”

 

夜,还很长……


评论(3)

热度(207)